韩国商人在山东烟台投资被骗,血本无归

我韩国商人孙湘,于2008年4月份在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附近投资建立了韩国独资企业烟台佑诚木业有限公司(原烟台金岗家具有限公司),2011年由于烟台政府养马岛旅游开发公司需要搬迁,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崔永山(朝鲜族人,身份证号:22021196404012752),崔永山在烟台市高新区曲家洼村拥有50亩土地(该土地是崔永山与曲家洼村委会签订的拥有50年的土地使用权,自2005年5月30日起)。其中西侧的20亩土地厂房已建设完毕,是烟台富隆木业有限公司的经营所在地,东侧的30亩地两栋厂房只有混凝土主体框架已建成,地面没有硬化,水电及相关的配套设施也没有安装。
经过我与崔永山协商,双方于2011年1月27日在山东鑫士铭律师事务所签订了三方(即烟台佑诚木业有限公司,烟台富隆木业有限公司以及崔永山)土地及厂房的买卖《合同书》,总价款为人民币652万元,按照合同约定我公司应于2011年2月10日前向崔永山支付定金人民币120万元,余款于崔永山将土地及上面附属厂房到相关部门办理转让给佑诚木业有限公司的相关变更登记手续后,且佑诚木业有限公司利用该土地的土地证及厂房房产证作为担保到银行货款后支付给崔永山。并且按合同约定,在崔永山收到定金后,自行负责该土地附属厂房的未完工部分的施工并承担相关的费用,保证于2011年4月10日前开始施工,2011年5月31日前施工完毕并交付给我公司。
我公司于2011年1月27日和2月11日分两次将定金120万元通过银行汇款支付给了崔永山。但直到2011年5月31日(合同规定的厂房交付日期),崔永山一直也没有对该土地未完成的工程进行施工,我一直打电话催促,崔永山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推脱,对方也不跟我商谈违约的相关事宜。由于我公司急于2011年年底前必须搬出牟平区所租厂房,所以我跟崔永山几次见面商谈,最后决定由我出资将厂房未完成的工程出资建设完成,施工的相关费用在合同余款中扣除。
在施工过程中,所有的土建工程、防水工程、车间门窗以及办公楼的窗全部由崔永山找人完成,室内装修由我找人完成。费用全部由我直接付给崔永山或付给施工当事人的方式支付完成,先后花费了人民币360.2万元,包括支付的定金,总共480.2万元。
该土地未完成的工程于2012年1月初完成,我公司也于2012年2月15日前将所有的原材料和机器搬入新工厂。到2013年9月初,崔永山就以工程款没有支付等各种理由跟我索要钱财,并且经常趁我回韩国处理相关业务时,恐吓我公司工人,干扰我们公司正常运营,威逼我向他支付所需款项,特别严重的是2013年9月份将我公司的所有厂房门锁全部换掉,如果不支付所需的款项就不让我们正常生产,对我们公司的正常业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由于当时交货日期比较紧迫,作为一名外国商人,对崔永山的这种违法行为感到很无奈,我答应支付给他12.8万元,分两次支付(于2013年10月24日和2013年11月5日支付)。
从2011年1月27日签订土地买卖合同到2013年11月5日,我总共花费了人民币493万元。
从2014年春节过后,崔永山就一直找我谈取消土地买卖合同的相关事宜,按照厂房租赁的方式重新签订合同,并且让我在2015年年底前搬出去,我花费的所有费用都按房租计算,对于这些无理的要求,我一直没有同意。2014年3月份开始,崔永山又强行在我购买的土地上空闲的地方栽种上各种果树,对空闲土地进行强行占有。并且每次到我公司,都对正在工作的工人大声喊话辱骂,让他们早点辞职,不要在这里工作啦,这是他的厂房,到年底就要收回了,走晚了连工资也拿不到了。由此造成我公司员工由2014年年初的25人锐减到2015年年初的12人。
2015年春节过后,由于崔永山的干扰和对我公司形象的肆意破坏,对我公司的招工和生产造成了严重的不利影响。2015年6月份崔永山找我商谈,他准备搬到我公司存放成品的三楼仓库居住,我一直不同意,他就一直恐吓我,让我在2015年年底前搬出去,我一直没有理会他,2015年11月份崔永山就把我公司自动推拉门的感应遥控器私自配置了一把,并把办公楼大门的锁换掉,并安排装修公司对三楼进行装修设计。这些不法行为造成我公司人心惶惶,从2015年11月中旬到2016年月份,工人每天都无心工作,工人也慢慢辞职,2016年春节过后,只有五人正常出勤,其他工人全部辞职。
2016年2月底开始,崔永山安排装修人员,将我公司存放在三楼的成人椅子、儿童椅子以及书架和灯罩等成品全部堆放到一边,进行强行装修。由于年初在韩国有各种展会,我一直在韩国,无法回中国处理相关事情。并且崔永山还一直给我打电话恐吓我,让我不要再回中国,如果回来就让我带着轮椅过来。并且跟我索要个人照片,说要通过韩国的朋友在韩国把我置于死地。崔永山在与我的通话过程中,几次承认当初签订土地买卖合同就是为了欺诈我的钱财,欺诈完成后,让我赶紧卷铺盖走人。
崔永山在我公司三楼装修过程中,将我公司存放在三楼的价值30余万元的成品大部分都拉出去变卖或送给自己的朋友,给我公司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并且由于崔永山的装修,也造成我公司生产基本处于停滞状态,2016年全年我公司几乎没有任何业绩,给我公司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2016年10月31日崔永山领几个人到我公司,强行将我公司员工赶出生产车间,告诉他们从今天开始不允许我公司再进行任何生产。
2016年11月3日,崔永山领人强行将我公司存放机器和纸箱的仓库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放到生产车间,阻碍我公司正常生产,在搬运过程中,将我公司价值3万元的机器完全摔坏,将存放的纸箱和产品部件撒落一地。
2016年11月9日,烟台富隆木业有限公司及崔永山作为原告私刻我公司高新区分公司公章,以分公司从未签订过的《解除合同及费用结算的协议书》作为主要证据向高新区人民法院起诉我公司要求确认此前签订的《合同书》无效并予以赔偿,案号为(2016)鲁0692民初250号,该案于2016年12月1日第一次开庭,现尚未审结。
2016年11月20日,崔永山担心自己的违法行为被纪录,趁我公司没有员工上班的休息日将我公司的监控和网络全部人为破坏,11月21日,我公司将监控和网络修理好后,于2016年12月8日再次将监控全部毁坏,并恐吓我公司员工,阻挠我公司员工修理监控。
崔永山因庭审中,二原告无法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解除合同是我公司签署的,在举证不能承担不利后果的情况下,崔永山恼羞成怒,在庭审后多次唆使他人滋扰我公司生产,最严重的是在2017年1月8日欺我是韩国人,不在中国,而变本加利地纠集他人非法侵占了我司厂房、毁坏厂内设施、设备,破坏生产原材料、恐吓工人离厂,其行为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已导致我公司失去对厂区的管控,存放的各类物资不断遭到破坏与丢失,企业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其行为严重侵害了我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和员工的人身安全,已明显触犯法律规定。
根据法律规定,在法院生效判决作出之前,任何人都无权否认双方于2011年1月27日签订的合同效力,因此,我公司基于该合同所产生的权利义务理应得到法律保护。崔永山的所作所为完全无视法律规定,公然扰乱社会秩序,肆意践踏他人合法权利,不仅严重损害了我司权益,更是对警方维护社会安宁与公平正义的执法理念发出了挑战!
在此,我公司恳请警方能够尽早对此事予以立案查处,依法惩治犯罪分子,净化投资环境,保护外资企业合法权利,维护司法的公信与权威!